小可爱官方回家地址

龙姬在震惊中缓了过来,闻听季辽所言,埋怨的看了季辽一眼。

“能让金丹期修为提升这么快,想必那个机缘危险不会小吧。”

季辽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却并没多说。

“老爷,下次不可在这样了,时间有的是,何必急于一时,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这些人可怎么办。”这时季绣娘也在一旁说道。

“哈哈哈,无妨、我季辽命硬的很。”季辽哈哈一笑,随后见季绣娘和龙姬还要再说,随意一摆手,“好了,事情已过我们就不必再提,耽搁了这么久,我们还是赶紧回紫气宗吧。”

“嗯,都听老爷的。”季绣娘答应了一声。

龙姬并没说话,而是顺势站了起来。

季辽拉着季绣娘的小手,与一众家眷一同走到了院外。

抬手在灵兽袋上一拍,却见一道流光飙射而出,鼻涕狼的身形随之出现。

鼻涕狼那庞大的身躯轰然落在地面之上,顿时引得一震劲风呼啸,凶猛霸道的气息跃然而出。

张云瑶和季绣娘早已习惯并没太过意外。

而与鼻涕狼第一次见面的季子禾却是吓的小脸一白,身子向后缩了缩,一副畏惧之意。

优雅气质富二代少女

龙姬虽是早就见过鼻涕狼,但当她感应到鼻涕狼身上散发的筑基初期的气息时,心中不禁一动,眸子里竟是有着一抹不甘的神色闪现而出。

龙姬性子高傲,资质也是奇高,从不愿居于人下。

但当年与他一般修为的芦竹,早在数十年前就已筑基,而当时与季辽第一次见面,那时季辽不过才是纳气三层的修为,现在季辽已经是金丹后期顶峰,二者已是远远超过她一大截。

现在就连当年季辽那个还没凝气成液的灵兽,如今已是筑基期的修为了,也高于了她,她那傲然的性子不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,一股落寞之感顿时涌了上来。

“二嫂!”鼻涕狼扫了眼场内众人,看到龙姬时腥红的大眼睛顿时一亮,连忙上前亲昵的叫了一句。

龙姬心思正直落寞之时,闻听鼻涕狼叫自己,略带勉强的对着鼻涕狼笑了笑。

季辽察言观色的能力远超常人,又因他深知龙姬的性子,见龙姬此时这幅神情,马上就明白龙姬心中所想。

他身形一动到了龙姬身边,一把拉住了龙姬的手。

“放心此后有我在你身边。”季辽笑着说道。

龙姬听了这话,心中立刻涌起一股暖流,眸子里竟是微微闪现水雾,满是柔情的看向季辽,坚定的点了点头。

“二嫂,二嫂,狐狸妹妹呢。”鼻涕狼可不

管这温情的场面,破坏了这个意境。

季辽瞪了鼻涕狼一眼,不耐烦的说道,“你的狐狸妹妹现在在我手里呢。”

“诶呀,那快把她放出来啊。”鼻涕狼闻言大眼睛顿时精光狂闪,大嘴一咧,兴奋的说道。

“少废话,回了紫气宗你们爱怎么恩爱怎么恩爱,现在不行。”季辽喝了鼻涕狼一句,拉着季绣娘和龙姬一同上了鼻涕狼的背上,而后转身看向季子禾和张云瑶,“你们都上来吧,咱们即刻出发。”

“是!”张云瑶应了一声,飞身跃上了去。

季子禾略微犹豫了一下,不过这头灵兽是她爹的灵兽,凶是凶了点,但也没什么好怕的,身形一闪也跳到了鼻涕狼的背上。

鼻涕狼有些不满,央求着说道,“老大,咱们都见面了,你看你就不能把狐狸妹妹放出来啊?”

“赶紧赶路,别耽搁了时辰,你慢上一分,与你狐狸妹妹见面就慢上一分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季辽不去理会鼻涕狼的不满,幽幽说道。

“老大,咱们的关系倒退三十年。”

“嘿嘿,三十年前我们正在永恒雪域,你还是我的小跟班。”

鼻涕狼被季辽揶的说不出话,也不争辩什么了,周身电弧立时缭绕而起,翅膀一扇,一个闪动之下径直冲上了半空,向着天堑飞了过去。

不得不说,季辽这一招对鼻涕狼还是极其管用的,这一次鼻涕狼并没拖沓,遁速全开之下,速度快到无以复加。

甚至就连已经乘坐过鼻涕狼的季绣娘与张云瑶,也是被这速度吓的小脸发白,那就更别说龙姬和季子禾了。

区区几十里的距离,以鼻涕狼这种恐怖的遁速,不过是几个呼吸的事,几乎是转瞬就到了天堑附近,而且丝毫没有停留的一头扎进了天堑里。

到了天堑之中,却听嗡的一声,季辽瞬间撑开了护体光幕,把他们笼罩其中。

鼻涕狼全力飞遁所带起的罡风立时一减,其上几人的身子也是松了几分。

季子禾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不过她马上就惊呼了起来,“爹,你这灵兽飞遁的速度太快了呀。”

季辽淡淡一笑,埋汰了鼻涕狼一句,“它就这点能耐了。”

而飞遁之中的鼻涕狼尖尖的耳朵一动,翅膀扇动的频率明显慢了半拍。

“什什什什什么!老大,她管你叫爹!”鼻涕狼还不知道季辽已经有了个女儿,大嘴一张,惊呼着叫道。

“怎么不行嘛?”季子禾眉头一动,看了鼻涕狼一眼。

“行!怎么不行!”鼻涕狼脑袋一扬,应了一声,它不

是傻子,既然这女子管它老大叫爹,那么她娘当然就没其她人了,自然就是龙姬了。

当年他们二人一狼在寂灭界的时候,鼻涕狼可是旁观者,现如今季辽多了个女儿,鼻涕狼虽然惊讶,但转念一想又在情理之中。

“爹!这头灵兽送给我吧。”季子禾看着身下的鼻涕狼,漂亮的眼睛立即涌起一抹欢喜的神色。

季辽略微一愣,没想到他女儿会向他要鼻涕狼。

他不禁苦笑。

他身上的什么东西都能给它,法宝、丹药、道符、又或是太乙破灭笔,季辽都能送给季子禾,但唯独这鼻涕狼不行。

季辽笑看着季子禾,微微摇头。

“为什么呀,爹你就给我嘛。”季子禾见季辽不给,当即拉着季辽的衣袖撒娇说道。

季辽不为所动,仍旧淡淡摇头。

“我拿灵狐和你换!”季子禾仍旧不依不挠。

“子禾,你要爹的什么东西,爹都能给你,唯独这头狼不行。”

“哼!”季子禾见季辽真的不给自己,小嘴一掘哼了一声。

“子禾,别闹,你不懂你爹和这头狼的感情。”龙姬看着场内二人的反映,这时插嘴着说道。

“哎,我还以为我要脱离你的魔爪了呢老大。”鼻涕狼长出了一口气,不知是不是真心的说了一声。

季辽眉头一挑,嘴角微微一扬,“怎么跟着老大我不好吗?”

“你没事老玩命,跟着你说不定哪一天就死了,那当然没有跟着你女儿好混了。”

“是啊,咱们不是说过要同生共死么,就算老大我哪一天死了,也会带着你一起的。”

“谁跟你说过同生共死了,是你自己说的好不好!”鼻涕狼闻言顿时大嘴巴一张反对着说道。

“哎呀,咱们还计较这些,我说的不就是你说的么。”

“老大,你太坏了。”

他们主仆二人的声音不时的在这虚空里响起,引得周围几女,一阵阵哄笑。

一个多月以后。

神东、玉流山脉、紫气宗。

近些时日紫气宗极其忙碌,气氛肃然,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一抹紧张之色。

在紫气宗外那个祖师设下的阵法已经被紫气宗关闭,等着入阵的凡人也都尽皆散去,传承了这么久,紫气宗之外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萧条的景象。

同时在紫气宗里常年不出来的修仙者,最近也开始躁动起来,偶尔的便能看到一道道遁光在紫气宗之内横贯长空飞射而出,向着远处激射,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别的,都是为了不久到来的与血魂宗的灭

门大战。

半空之中两个身穿紫气宗道袍的纳气期弟子在空中疾驰。

“魏师兄你说这次大战我们紫气宗有几分把握呀?”他们之中其中一人有些担忧的说道。

“那还用说,自然是十成。”令外一人满是信心的说道。

“哦?魏师兄这么有把握,莫非是知道什么内情?”

“知道个狗屁的内情,他们血魂宗向来不如我们紫气宗,依我看他们是被我们逼急了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“嘿嘿嘿说的也是,不过到最后这战事还是得看宗门长辈们出手,我等不过是小角色罢了。”

“那是自然,我们宗门有四位太上老祖,血魂宗的三个太上老祖还有一人被我们的通天老祖打成重伤,这次一战必然是血魂宗灭门的结果。”

“诶呀,也真的是,既然老祖们出手就能解决,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我们上战场。”

“我等安心在宗门修炼,老祖们也是想借此历练我们一下。”

“对了,据说绝灭崖那边我们和血魂宗已经开始对峙起来了,据说有几个同门已然殉道。”

“他们也算死得其所。”

他们二人在半空之中,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。

就在此刻,他们目力所及之地,忽的出现了一个光点,正急速向着他们这里飞来,只是一瞬之间便到了近前,根本不等他们看清到底是什么就在他们身边一冲而过。

劲风呼啸,在半空的二人只感那股劲风难以抵挡,被那乱流卷了进去,猛然晃动了几下这才稳定了下来。

他们同时露出骇然的表情,看向那一闪即逝便消失在了天际的白光。

“魏师兄你看清那是什么了么?”那人瞪着眼睛满是骇然的说道。

“不知道,看着架势,此人的修为必然是筑基期以上的修为了。”

“那会不会是我们宗门请来的外援?”

“不会,灭门令一经发出,外人不得干预。”

“那又会是谁呢?”

“管他是谁,咱们还是赶紧赶路,赶快到绝灭崖那里支援同门去吧。”

说罢,他们二人收敛心神,再次架起遁光,向着远处飞去。

(本章完)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一世符仙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 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