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宝app官网入口二维码

,最快更新能小医神最新章节!

如此一幕对于安迪斯等人来说,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。

“小子到底对我做了什么!!”

唐古拉一脸震撼,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身躯,身为吸血鬼王,唐古拉已经活了一千年了。

这一千年来,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冰冷的身体。

可让唐古拉没有想到的是,他这干枯千年的身体,竟然有了温度?

这等手法,简直就是超出了唐古拉的认知。

“哼。”

王振没在理会唐古拉,他转身朝着出门世界入口走去,打开了楚门监狱的大门,朝里面喊道:“们已经安了,都可以出来了。”

“真的啊!”

“多谢王振医生。”

监狱内,众多东方人,他们在听到了王振的话后,纷纷从监狱内走了出来。

安静可爱的清纯美女的唯美写真

当他们在看到外面的世界,所有东方人都哭的稀里哗啦。

对于他们来说,倘若没有王振医生的出现,他们很清楚,这辈子,他们都不可能走出楚门监狱的了。

是王振医生的出现,才让他们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。

是王振医生的拯救,才让众人没有被吸血鬼杀死。

噗通…

几乎是一下子,无数东方人都跪拜在王振面前。

“王振医生,多谢拯救了我们。”

“倘若没有王振医生,我们恐怕这辈子都会死在这里的了。”

众多东方人,一脸感动,朝着王振感激涕零的说道。

他们是打心眼里感谢,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,竟然会寻找到楚门监狱这种地方。

要知道,楚门监狱及其隐秘,普通人想要寻找到几乎是不可能的了。

“都起来吧。”

王振挥了挥手,让众人起来,脸庞上布满了笑容,笑道:“们现在安了,以后不用担心害怕了。”

说完王振背负双手,朝着外面走去,在众人感激涕零下,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

安迪斯等人他们在看到王振离开后,也纷纷离开了。

巴元,唐人街。

唐人楼。

段墨来回的在大厅内踱步,眉头紧皱的他,神色很凝重。

王振医生,乃是宁丰的朋友,而且还关系到华夏医界的命脉。

在离别前,宁丰就跟他嘱咐多次,一定要保证王振安归来。

可是现在,王振已经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。

“队长,王振医生,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?”

一旁的霍菲和霍峰等人,也是一脸凝重的说道。

尽管他们也知道,王振医生不是普通人,而是实力强悍的修真高手。

可这次王振医生面对的,那是吸血鬼长老级别的存在,甚至还有可能会惊动吸血鬼王。

吸血鬼王,那可是吸血鬼族最为恐怖的存在。

无论是段墨,还是霍峰,在他们看来,王振的实力在强悍,也不可能是吸血鬼王唐古拉的对手了。

“这个很难说。”

段墨摇了摇头,他很清楚王振医生的实力,倘若是没有绝对把握,是不可能前往吸血鬼老巢的,虽然他不知道王振医生去做什么,可在段墨看来,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了。

“队长。”

这时候,一名长城护卫队队员,从楼下走了上来,神色恭敬的说道。

“怎么王振医生回来了?”

段墨豁然转身,看着那名队员问道,激动无比。

尽管段墨很相信,王振的实力,可也生怕王振出了什么意外。

“队长,是海外商会副会长来了。”

那名年轻人,神色凝重的说道:“他现在就在唐人楼外面,希望能见一面。”

“老曾?”

段墨楞了一下,海外商会副会长名为曾铁,是他多年的朋友。

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曾铁竟然会来唐人街找他。

他不应该是在巴元市区吗?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段墨点了点头,旋即背负双手朝着楼下走去。

霍菲和霍峰等人,也跟随在段墨部长身后,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既然有人来找他们的部长那充分说明,肯定不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了。

唐人楼,一楼大厅。

当段墨下来的时候,他便是看到大厅内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,这个中年男子,脸庞上布满了憔悴之色,看到段墨出现,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激动无比。

“段墨部长。”

曾铁站起身来,朝段墨拱手笑道,“几个月不见,感觉更神采奕奕了啊。”

“少来。”

段墨摇了摇头,看着曾铁笑着问道:“这家伙,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,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

“段墨,是这样的。”

曾铁脸庞上闪过了一抹凝重,缓缓说道:“也知道,我们海外商会,驻扎于巴元市区,这些年一直经营不错,可就在半月前,我们海外商会的会长,突然生了一场大病,我们几乎是看遍了整个巴元的医生,可都没有治疗好,无奈之下,我想到段墨部长,乃是华夏长城护卫队的队长,这件事情,恐怕只有能够帮助我们了。”

身为海外商会副会长,曾铁当然很清楚,段墨部长可不是一个普通人,而是修真者。

若是连他都没有办法的话,那可就麻烦了。

“们的会长生病了?”

闻言,段墨也是楞了一下,对于这个海外商会会长,他多少还有些了解,在西方世界,华夏企业很多,而商会就是帮助华夏企业的机构,让华夏企业更加团结,这也是海外商会会长这个身份的重要性。

可以说每一任会长,都担当了重要角色。

尽管他段墨是一个金丹境界修真者,可让他去治病,对于段墨来说,几乎是没什么手段的了。

但突然间,段墨想到了一个人。

也许这个人,能够拯救海外商会的会长。

念及至此,段墨缓缓说道:“曾铁我们是多年的老友了,倘若我能帮助,当然是义不容辞的了,但也知道,我这人就会些三脚猫的功夫,至于行医治病,我还真不会!”

“可是…”

曾铁还想说什么,却被段墨给打断了。

“我虽然不能帮的会长治病,但确可以帮推荐一个人。”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