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草莓成视频人污

时间一晃已是过了半年的时间。

一个亮着莹莹白光的密室之中。

却见季辽端坐于蒲团之上,在他的身前则是亮着一道巨大的光幕,正是大逆盟的任务卷轴。

看着任务下方传来的回信,季辽微微颔首,抬手一挥,把任务卷轴合了起来。

数月之前,季辽再次发布了一个探查华运道人的任务,前不久才刚刚有了答复,不过这答复与他十数年前发布的任务答复相差无几,都说华云道人仍在闭关,现今的修为还在炼神后期。

他撇下妻子儿女独自飞升尘埃星,便是为了华云道人而来,以免先他一步飞升尘埃星的华云道人与他拉开差距,届时在想杀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。

有了这个消息季辽也就放下了心来,眼下华云道人还在炼神后期,而且仍在闭关之中,按这个速度下来,再给华云道人一两百年也不可能追上自己,而且,就算他也达到了化灵境界,季辽也根本不会把他放在眼里,不过千年的时间在修士的眼中不过探指只见,谁又能料到又天花关照的华云道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,所以此事宜早不宜迟,还是得趁着现在他与华云道人有段差距,尽快解决了才是。

其实现今杀掉华云道人季辽有多种方法,除去他是羽化风孙女婿的和凤族族人的身份不提,单单在大逆盟花下大价钱买华云道人一条命,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,但季辽不想如此,此乃他老祖的遗愿,而季辽又承载了这个遗愿千年,他并不想借助外力,还是想亲手了结了这个千年仇怨,如此他才能彻底撇掉这个包袱。

收起了大逆盟的身份令牌,季辽站了起来,推门出了练功密室,向着外界走去。

出了甬道,视线豁然开朗。

却见洞府的前殿极大,百亩的样子,在洞府的正中则是有个巨大的人造湖泊,小湖的里的水液清澈透明,透过水面可见湖底那一颗颗亮着荧光的晶莹宝石,一株株白玉雕刻的梧桐巨树落在了湖面两侧,而在这梧桐巨树的簇拥下则是有着一个横贯了小湖上空的弯月拱桥,景色极为秀丽,一派仙家洞府之景。

正所谓凤舞于天,非梧桐而不落。

可爱青春美少女抱西瓜夏日清凉图片

凤族虽为圣灵,但与鸾鸟族一样,同样不习惯居住在洞府里,但季辽乃是后天化凤,居住洞府早已成了习惯,故而就特意在不死火山修砌了这么一个洞府出来。

这半年间季辽已对凤族有了个大致的了解,圣灵在其他种族的眼中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平日里难得一见,然而外族在他们圣灵的眼中亦是如此,几乎也不与外界接触。

这当然是处于他们自保的原因,但因为几乎不与外界有交集,致使这些圣灵的心境比较单纯,所以对季辽这个后天化凤的外来人,除了好奇倒也没什么恶意。

如今季辽是加入了凤族不假,但凤族也对他设置了颇多限制,比如不许离开洞府方圆万里,不能进入凤族的秘法阁参悟功法等等,与其说是给季辽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,倒不如说是用一种温和的方式,变相的把季辽给软禁了起来。

不过,虽是软禁,但能在化凤之后有这种待遇,对季辽来说已是出乎意料了,毕竟他化圣之前可是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态的。

轰隆隆的响声传来,季辽打开了洞府的大门,看了一眼明媚的外界,身形一动跃上了半空,化作一道长虹向着远处疾驰而去。

飞遁了没多久,就见前方不远的虚空亮起一片红芒,接着就见一只身披火红翎羽的巨大凤凰在红芒之中一冲而出,一个盘旋挡住了季辽的去路。

季辽遁光一停,悬在了虚空。

火凤在虚空一个盘旋,而后庞大的身子逐渐溃散,在星星点点的红芒之中,现出一个俏生生的凤族女子。

这女子十八九岁的模样,一双眼眸是纯净无暇,圆圆的脸蛋给人一种可爱之感。

她方一出现便立即上下打量了一眼季辽,随后嘴角一翘,在双颊上立即嵌进去两个酒窝。

“季辽你要去哪,这是边界,不得跨越。”

季辽对着那女子一拱手,“品儿姑娘,在下有事要见族长。”

季辽被禁足在洞府方圆万里,而这阴品儿就是看守她的凤族族人。

“啊?你要见族长干什么呀?”阴品儿诧异了一下。

“自然是有事了。”

“哦,那好吧,此前族长早有交代,如果你要找她就让我带你去,随我来吧。”阴品儿点了点头,也没多问,身形一扭,拖着一道长虹向着远处飞去。

“看来这阴岁娘早就料到了。”季辽心里轻语、

眉梢一挑,季辽嘴角挂起了一抹弧度,一脚迈出,身形一闪紧随阴品儿而去。

季辽洞府所在地方相距不死火山的中心不远,三两万里的路程,他们二人在一座座的山峦的上空飞驰而过,不多时便到了那座大殿的上空。

在门口落了下来,阴品儿向前迈了两步,对着敞开的殿门躬身行了一礼,“族长,季辽求见。”

“嗯,让他进来吧。”阴品儿话音刚落,大殿里便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。

“进去吧。”阴品儿回身对着季辽说道。

季辽点了点头,向着大殿走了进去。

这大殿季辽已经来过一次,并没过多停留便到了主位之下。

阴岁娘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,轻声问道,“找我何事?”

季辽与阴岁娘对视,完没有了初次见面的拘谨,行了一礼,开口说道,“我想问问,我何时能离开不死火山?”

阴岁娘似早有预料,轻笑着说了一句,“果然你们这些人是收不住心的啊。”

“晚辈身上牵挂颇多,不能在不死火山久留,还请族长开恩。”季辽回道。

“你可知你化灵期修士的身份?”阴岁娘不答反问的说道。

季辽微微颔首。

“化灵期修士不敢在外界行走,一旦被发现行迹便有性命之虞,你现在又是凤族之人,你说我会这么轻易的放你离开?”阴岁娘说道。

季辽眼眸一动,这阴岁娘话是这么说,但却意有所指,并没把放他离开不死火山的事给说死,那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放他离开的。

“还请族长指点。”季辽对着阴岁娘拱手问道。

“其实不让你与我们凤族人接触,是怕你搅扰了他们的清心,对下界动了念头,留你在这里其实也是个隐患。”阴岁娘轻声说道,淡笑了一声,随后又道,“不过你要清楚,凤族本可杀你,这么一来便是一了百了,也免去了许多烦心之事,留你性命已是凤族对你的恩典了。”

阴岁娘说的季辽当然明白,凤族多年栖居一域,其实早已与外界隔绝,就像是一杯纯净的清水,清澈透明又无波澜,而季辽的出现无疑是一滴墨水,滴进了这杯清水之中,如不将之困住慢慢化去,那么便会扩散开来,搅得这杯清水浑浊不堪。

而阴岁娘后面话的意思那就在明显不过了,就是再说,不杀你已是开恩了,你根本没资格和凤族谈什么条件,要记得感恩。

“晚辈懂得,还要多谢族长当日留晚辈一命。”季辽再次一拱手而后说道。

“哼,巧言善辩。”阴岁娘轻哼了一声,随后又道,“我给你定下两个条件,这两个条件你达成哪一条都可自行离开不死火山,再没人拦你,且从此你可随意在不死火山出入。”

“还请族长明示。”季辽早就猜到离开不死火山会有条件,故而并没太多惊喜,开口问道。

“这第一是你要达到须弥境。”阴岁娘说出了第一个条件。

季辽听了这话眉头不禁一皱,他才刚刚化灵,境界才稳固不久,而且这可是中阶境界,每个大境界都是一道关隘,想要达到须弥境哪那么容易,没个千八百年的苦修根本不可能。

阴岁娘不理会季辽皱着的眉头,继续说道,“这第二便是你在轮回之道的参悟上,超过外面站着的品儿即可。”

“嗯?”季辽轻咦了一声,看向了身后,透过空荡荡的大殿,落在了门外站着的阴品儿的身上。

回身看向阴岁娘问道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”阴岁娘答道。

“如此,多谢族长了。”季辽对着阴岁娘一拱手,也不多留,向着殿外走去。

阴岁娘看着季辽离开的背影,美眸微微闪动,仿佛是一汪清水荡起了圈圈涟漪。

“凤舞长空本是无拘无束,就让他来证明你说的是对是错吧。”阴岁娘心里轻语。

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

Related posts